Tavia

不是大大,时常窥屏。粮少难吃,不要嫌弃。挖坑不填,懒癌末期。

早安吻(舜远之场合)

·砂糖与玻璃渣并存❤

·文风多变慎入

1)
        晨光微熹,照入寝殿。

        尽远眉睫微颤,睁开了双眼,他小幅度地转过身,看向紧紧搂着自己的舜。见舜还在熟睡便又埋在对方的胸口处赖床。

        反正今日无事。

        只是没过多久他便听到舜用低沉喑哑的声音问道:“醒了?”年轻的帝皇睁开那双墨色的眸子,眼底清明。

         尽远抬起头,琥珀色的眸中残存水光,一副仍未睡醒的迷糊模样可爱万分。舜不由自主地在他唇边印下一吻:“早安。”

          被亲了一口还是迷迷糊糊的尽远察觉到舜要起身的动作,连忙在对方胸口处轻蹭几下才把人放开。舜哑然失笑,看到尽远颈侧的那抹红痕,墨瞳染上黯色,原本已经坐起的身子俯下,噙着对方的唇摩挲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看着尽远两颊漫上红,睁开水光更甚的双眼看着自己的模样,舜不由喉咙一紧。可是昨天对方在耳边哀求的温声软语令他理智回笼,他便轻笑着抚了一下尽远的脸庞:“睡吧。昨晚,辛苦你了”

        这句话似乎有着魔力,尽远真的很快就又入了眠。

        轻纱笼罩下,黑发男子温柔的的凝视他的恋人,眼神温柔绻缱。

        如画如梦。

2)

        冷雨如丝般拢了大地,尽远一身北国劲装,眼底带着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

        他伸手抚开床上纱帐,冰凉的唇在舜的额上蜻蜓点水般掠过。

         起身,把纱帘放下,走到房间的尽远回过头,却看见舜已然坐起,无声无息的把纱帐撩来看着他。

       他身上的玄色衣袍在晨光笼罩的细纱掩映下,竟是带出朦胧不定的感觉。

        尽远笑了笑:“陛下,早安。”

         舜充耳不闻,直勾勾地盯着尽远,他涩然开口问道:“你要走了?”

         隔了片刻,尽远的声音才幽幽响起:“有人在等我。”

         是谁?会是娇俏可人的少女,还是清隽英挺的少年?亦或是他那个母亲?

         他喃喃问道:“几时回来?”

          “大概,不回来了。”

        门扉关上,在走廊留下沉重回响。舜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模样被冰冷的青檀木隔绝。他眼底带着浓厚的乌青,那是昨夜处理政务近乎彻夜不眠的标志。他是如此辛苦劳累,自己又怎能再留在这给他添乱?

          他不是尽远·斯诺克,而是尽远·奥莱西亚。

          一墙之隔,门里门外,却已是两个世界。

3)

       清脆鸟鸣透过微启的窗传入寝殿,尽远睁开双眸,眼睛虽然浮着薄薄水雾,却是十分清醒。

       转过头看见年轻的帝王仍在熟睡,回想到对方过了子夜才回到寝殿睡眠,心头微微泛上心疼。

        他俯下身在对方额上落下一吻,随后便小心翼翼地放轻动作下床,打算更衣梳洗。只是还未待他掀开被子下床,一只手就又把他从坐姿扯回躺姿,霸道地揽进怀里。舜温暖的体温在背后传来,令人心安。

         “让我抱多一下,就一会儿。”帝王少有的撒娇令尽远一愣,随后无奈地轻笑出声:“就五分钟。”

         “唔……”得到一句含混鼻音作为回应,尽远便当舜默认了他的提议。心底默数的时间走到尽头,他轻轻挣开对方怀抱,手却被紧紧抓住。

           “舜?”尽远疑惑回头,正正对上帝皇清醒锐利的眼,只见舜的凤眸微弯,嘴角略略勾起露出一个邪气笑容:“尽远,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你总得给我一个补偿吧。嗯?”

          尽远本就脸皮薄,更是被他上挑的尾音刺激的耳尖都泛上红。他急急道:“别闹,今天有新兵检阅我必须到场。”

         好看的凤眸泛起一大片潋滟水光,舜收起笑容眸中带着委屈再度开口:“我是认真的,你真的要这么伤我的心吗?嗯?”

          上挑的鼻音加上了委屈意味便令尽远心底泛上心疼,随后帝王便带着阴谋得逞般的笑容迎上尽远靠过来的唇。

          “早安,我的王后~”

          “闭,闭嘴!”

            看来今天的早上,是一如既往地美好呢。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