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via

不是大大,时常窥屏。粮少难吃,不要嫌弃。挖坑不填,懒癌末期。

【安雷】Brother Or Not (00-01)

阅前须知:
非原著向安雷,慎入
更新频率不定
私设安迷修身高189
如有逻辑不合,还望告知以便及时修改
写作灵感来源bg小说《是哥哥吗》

00

“谢...谢......怎么是你?”

戛然而止的道谢格外突兀地转折为问句,在空荡荡的走廊回荡,却没有得到回应。

大脑传来阵阵轰鸣,把一切思维能力都震得失效。雷狮咬了咬牙,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他正竭力让自己混乱的思绪平静下来。

黑发青年的脸颊上有干涸的泪痕,眼角微红。从动作来推测,他刚刚是蹲在地上捡拾那些被人恶意揉皱的文件。

安迷修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大概是什么办公室欺凌。但他并没有什么兴趣了解详情,他只想快点把手里帮忙拾起的文件递给雷狮,然后离开。

在认出安迷修的一瞬间,雷狮伸向对方的手就顿在了半空中。直到安迷修皱起好看的眉,不耐地晃动手中已经发皱的文件,他才回过神来,近乎是抢一般的夺过那几张A4纸。

“对,对不起!”

条件反射般的,雷狮说出了这句无数次对安迷修说过的话语。刚一开口他就觉得懊悔,只好半垂眼帘低下头。他并不想道歉,他只想狠狠揪住安迷修的衣领,质问对方为什么当年要不告而别。可是转念一想,他又想问问安迷修,他是什么时候回国的。到了最后,他自觉没有立场去问这些,只好选择缄默,等待对方回应。

雷狮只得到了一片逐渐远去的脚步声。他听见手工定制的皮鞋在地板上敲出声响,也一点一点地把雷狮的心往下砸,直至安迷修突然停下脚步。

雷狮疑惑抬起头,那双紫水晶般的好看眸子便直直撞进安迷修冷得像无机质玻璃的眸子。视线相交之间,雷狮觉得对方审视一般的目光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很轻易地就在心上留下淌血的划痕。

他听见了安迷修的声音:“雷狮,如果你的人际关系这么糟糕,还是不要在这里工作了,这只是无意义的浪费时间。”

啊啊,果然。

这么想着,平息的眼泪突然一点点地被激活,很快的蔓延了眼眶。雷狮咬了咬牙,把头扬起。他骄傲而又疏离地回应到:“不劳费心。”

把道谢的心思扼杀在心底,雷狮大步转过身,以相反的方向远去。

于是,他也顺理成章地错过了背后安迷修凝视他的复杂眼神。

01

把辞呈发给负责人事管理的人后,雷狮只觉得轻松不少。

本来他还想着再忍多两三星期实习期过,得到转正机会就申请调部门。可是昨天被安迷修一番话说完,他马上作出了决定。

是啊,只要那个男人多纠缠他一天,他那所谓的正牌女友就会多找他一天麻烦。这是何苦呢?还不如安心留在家写年终论文。经历了职场的勾心斗角后,雷狮突然觉得去读博读研,似乎更好。

凭他的能力,每年拿奖学金不成问题,卡米尔自然也是这样。唯一要担心的生活费可以去兼职打工赚回来,这么一想,雷狮的脚步也更轻快起来。他抱着那箱从公司收拾出来的物品,毫无留恋地离开了公司大门,迈向室外温暖的阳光中。

初秋的风已有些许凉意,更令午后的阳光温暖几分。经过街角的蛋糕店,看见店门摆放的招牌时,雷狮才记起今天是卡米尔喜欢吃的那款限定蛋糕“挚爱”的发售日。

自己是四点多左右离开公司,到现在应该五点。这么晚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得卖。

这样想着,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雷狮吃力地推门进了蛋糕店。

进了店,青年惊喜地发现那款往日总是在中午十二点多就完售的蛋糕在柜台里还剩下一块。他刚刚叫店员把蛋糕打包,一对男女就推开店门走了进来,其中的蓝发的少女声音清脆的问到:“老板,还有‘挚爱’吗?”

“啊,抱歉。最后一块刚好被这位先生买走了呢。”

在店员温柔的回答中,雷狮转过头,看清了那对男女。男的正是昨天才遇到过的安迷修,女的有这一头好看的冰蓝色头发,脸颊上有两个小小的倒三角。头上的柠檬头饰在灯下反射出耀眼白光。在得知限量蛋糕没有了之后,两人也没有离开,而是去了远一点的面包区进行选购。

是个漂亮的姑娘。

看着两人渐渐走远雷狮暗自赞叹了少女的样貌,然后转头向店员笑笑,刻意压低了声音说到:

“可爱的店员小姐姐,可以帮我把这块蛋糕也打包一下吗?那份‘挚爱’就麻烦你等那个漂亮的小姑娘结账的时候直接送给她,”雷狮说到这时,停顿了一下,冲店员眨眨眼:“现在就帮我保密喔,等等给她一个惊喜~”

店员小姐会意的捂嘴笑笑,把雷狮指的蛋糕也包起来。雷狮爽快地付了钱,把蛋糕放在箱子上就走了,全程没有和安迷修有过交流。

倒是安迷修,从进店开始就时不时把视线投向雷狮。直至那抹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才收回自己的视线。不料他一转回头,就正正对上了安莉洁的探究眼神。

“师兄~”

少女声音上扬,嘴角勾起一抹腹黑中掺着八卦的笑容。她刚刚想问些什么,就发现安迷修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冷到了极点。只好撇撇嘴,在心底暗自腹诽:“哇,那个好看的小哥哥是逆鳞吗?”

“师兄~你说是这个味道好吃,还是?”

安迷修顺着她手指指向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两只不同的慕斯蛋糕。一块是葡萄味,还有一块是芒果味的。瞅着那块紫的深沉的慕斯,莫名的,安迷修想起了雷狮那双好看的紫色眼睛。

他皱了皱眉,指向那块芒果慕斯。

“这个。”

他淡淡说道。


这个是我家搭档画的小甜漫啊啊啊啊😱
妈呀安哥雷总敲口耐✺◟(∗❛ัᴗ❛ั∗)◞✺
先放个线稿_(:з」∠)_
@霉脑汁 你画画超好看的(づ ●─● )づ

头像线稿预告【并不是本人,而是下面艾特的孩子画的】
@霉脑汁
她画的安,是超口耐的安
✺◟(∗❛ัᴗ❛ั∗)◞✺

凹凸101/人设第二弹(安雷)

安迷修

来自偏僻小国的参赛者,中规中矩地遵循骑士道。

因为喜欢紫色而对格瑞和雷狮十分留意,但是和他结下不解之缘的居然是和他的道义完全相反的雷狮。

对于骑士礼仪十分熟悉的他重视待人接物的态度,也因此成为粉丝榜no.5,是仅次于雷狮的存在。

本音十分具有磁性,目前被开发的声线倒是有四五种,最常用温和而不具攻击性的偏暖声线。

对色气的歌曲和舞蹈非常的苦手。

雷狮

摇滚乐队“海盗团”的团长,带领整支乐队进军《凹凸101 se2》并取得所有成员都在前十的惊人成绩。

嚣张狂傲,也因此屈居粉丝榜no.4

和安迷修截然相反的存在,明明家室优渥,手握重权。却偏偏逃离家庭独自发展。

擅长各种乐器和不同风格的舞蹈。嗓音条件很好,像一把寒光闪现的锋锐匕首,很轻易的就在他人记忆里留下深刻划痕。

但是很抗拒传统正派风格的表演。

色气到不行。

凹凸101人设/第一弹(嘉瑞金)

嘉德罗斯

生理年龄十五岁心理年龄仅有九岁的霸道总裁(并不)

包子脸和桀骜性格造成的反差萌令他一跃成为大赛焦点。

学过棍术,称其武器为大罗神通棍。他的耍棍视频也为其问鼎大赛粉丝榜no.1助力良多。

舞蹈天赋强,嗓音是成功的把外表和性格糅合在一起的神奇存在(既有少年的清澈,却又稍微多了一些磁性)

一压低声音讲话就是个行走的低音炮。

Rap完全不行

格瑞

社会你瑞哥人狠话不多(并不)

因为俊美的容貌和符合自身气质的高冷属性而成为大赛粉丝榜no.2。参加大赛前是一个网络歌手。

据其骨灰粉爆料,格瑞在节目上的笑颜百分之八十是为其发小——金绽放的。

于是金,也上了热搜(尤其是八一八凹凸101上的那些狗男男这样的奇怪帖子)。

舞蹈和唱歌并重的全能型歌手,然而对于需要强烈情感爆发的歌似乎有点棘手。

骨骼清奇多次平地摔却毫发无损的少年(并不)

大赛粉丝榜no.2格瑞的竹马,阳光开朗,但是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毫无基础却幸运地擦着及格线成为第一百零一名的参赛者。嗓音条件很好,手脚平衡性稍差。反而是个可以吸收任何风格的多面体,极具成长性。

参加节目的原因是陪伴格瑞,但是真心是想要和姐姐,格瑞一起成为明星。

目前走的是可爱的正太少年风,金真的是世界的宝物啊。

年龄设定
格瑞17  金16  罗斯15

更多详情戳tag见

谢谢你们的阅读

凹凸101(选秀节目梗/参考有)

悄咪咪码个私心很久的现代paro,原型参考自《produce101》两季,资料来源是百度百科。

 

CP向:主安雷,副嘉金瑞金(因为本人雷嘉瑞和瑞嘉的缘故,这俩在文里只是竞争对手/各种意义上)雷者慎入

 

背景:

 

《凹凸101》是凹凸世界第二个团队出道选拔计划,透过这项计划,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男练习生,将进行竞争比赛,最终成绩最优秀的前11名,会成为一个团体发行单曲,并以凹凸卫视旗下艺人的身份进行活动为期一年的活动。而以这项企划进行活动的团队成员,未来还是能以原经纪公司正在培训的团队成员身分出道。

 

设定:

自《凹凸101》播出后,该节目大热并且成为了同时段播出节目的收视率榜首。于是制作组决定再接再厉,制作了《凹凸101 season2》(以下简称凹凸se2)

《凹凸101se2》将仿效第一季的模式,建立一支男团版的I.O.I 。第二季选人方式与第一季相同,来自多家经纪公司的101名男练习生相互竞争,观众担任“国民制作人”亲手选拔成员,并选定主题、主打曲和团名等。

 

大概会在暑假开更,因为并没有电脑也很少摸到手机

 

后续和详情都会放在tag里,以后该系列的都只打 凹凸101 的tag,有兴趣的可以戳tag看。

 

对了,和我一起搞事的还有这位 @木昜子 ,大概,会由她来画相关的设定

 

以上,感谢你们的阅读 

 

 

在境遇不佳时,提升自己的智力。生命的首要任务是谋生,其次是排解无聊。

存档灵魂:


【德】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Ⅰ 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升华。
舒适具有否定的性质,痛苦则具有肯定的特性。因此,一个人的一生是否过得充实和幸福,不是以他曾拥有过的快乐和享受为尺度的,而是要看他这一生承受痛苦的程度。只有承受住痛苦的磨练,人生才能得到升华。


Ⅱ 生存是第一位的。
世界真正的发动者恰恰是生存意志。


Ⅲ 生命的首要任务是谋生,其次是排解无聊。
生命首先是一个任务,即是说维持这一生命的任务,亦即法语的“de gagner savie”(法语“谋生”)。在解决这一问题后,我们历经艰辛争取回来的却成了负担。如此一来,继而第二个任务就是如何处理和安排这一生活以排解无聊。无聊如同守立一旁虎视眈眈的猛兽,等待机会随时扑向每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所以,首要的任务就是争取获得某样东西,其次是在争取到这样东西后,又不能使我们感觉到它,否则这样东西就成为一种负担。


Ⅵ 在境遇不佳时,提升自己的智力。
由于意志不断地控制智力,这样,当个人境遇不佳时,智力才能比较容易挣脱意志的摆布,因为智力只有脱离逆境,才能得到某种放松。所以,智力会尽其所能地投向陌生的外在世界,因而容易变得客观。


Ⅴ 不要让自己挡住自己。
不少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良好意志获得成功,不过,这不可能真的如愿,因为这一意志只是引向个人的一个目的,而一旦打上个人目的的印记,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就永远不会受到真正严肃认真的对待。因此,用“自己挡住自己的光线”这个习语来形容这种人再恰当不过了。


如果你想在生活中有所收获,就要记住:不要让自己挡住自己。


Ⅵ 凡事三思。
当性情活跃有余、但智力却捉襟见肘时。人们就容易烦躁易怒,行事莽撞、欠缺考虑。在这个时候,记住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Ⅶ 发现生活中的喜剧元素,会过得更快乐一些。
一天里的蝇营狗苟与辛苦劳作,一刻间的别扭淘气,一周间的愿望与忧惧,每一时辰的差错,在常准备戏弄人的偶然性与巧合性的润色下,都可以成为喜剧性的镜头。


Ⅷ 不要太注重安逸。
智者通常都很少对自身的安逸多加注意。正如一个铅造的摇摆物总会因为重心所限停留在它该停留的位置,同样,一个人的智力总会在他个人真心关切的地方停留驻守。



早安吻(舜远之场合)

·砂糖与玻璃渣并存❤

·文风多变慎入

1)
        晨光微熹,照入寝殿。

        尽远眉睫微颤,睁开了双眼,他小幅度地转过身,看向紧紧搂着自己的舜。见舜还在熟睡便又埋在对方的胸口处赖床。

        反正今日无事。

        只是没过多久他便听到舜用低沉喑哑的声音问道:“醒了?”年轻的帝皇睁开那双墨色的眸子,眼底清明。

         尽远抬起头,琥珀色的眸中残存水光,一副仍未睡醒的迷糊模样可爱万分。舜不由自主地在他唇边印下一吻:“早安。”

          被亲了一口还是迷迷糊糊的尽远察觉到舜要起身的动作,连忙在对方胸口处轻蹭几下才把人放开。舜哑然失笑,看到尽远颈侧的那抹红痕,墨瞳染上黯色,原本已经坐起的身子俯下,噙着对方的唇摩挲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看着尽远两颊漫上红,睁开水光更甚的双眼看着自己的模样,舜不由喉咙一紧。可是昨天对方在耳边哀求的温声软语令他理智回笼,他便轻笑着抚了一下尽远的脸庞:“睡吧。昨晚,辛苦你了”

        这句话似乎有着魔力,尽远真的很快就又入了眠。

        轻纱笼罩下,黑发男子温柔的的凝视他的恋人,眼神温柔绻缱。

        如画如梦。

2)

        冷雨如丝般拢了大地,尽远一身北国劲装,眼底带着浓郁得化不开的忧伤。

        他伸手抚开床上纱帐,冰凉的唇在舜的额上蜻蜓点水般掠过。

         起身,把纱帘放下,走到房间的尽远回过头,却看见舜已然坐起,无声无息的把纱帐撩来看着他。

       他身上的玄色衣袍在晨光笼罩的细纱掩映下,竟是带出朦胧不定的感觉。

        尽远笑了笑:“陛下,早安。”

         舜充耳不闻,直勾勾地盯着尽远,他涩然开口问道:“你要走了?”

         隔了片刻,尽远的声音才幽幽响起:“有人在等我。”

         是谁?会是娇俏可人的少女,还是清隽英挺的少年?亦或是他那个母亲?

         他喃喃问道:“几时回来?”

          “大概,不回来了。”

        门扉关上,在走廊留下沉重回响。舜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模样被冰冷的青檀木隔绝。他眼底带着浓厚的乌青,那是昨夜处理政务近乎彻夜不眠的标志。他是如此辛苦劳累,自己又怎能再留在这给他添乱?

          他不是尽远·斯诺克,而是尽远·奥莱西亚。

          一墙之隔,门里门外,却已是两个世界。

3)

       清脆鸟鸣透过微启的窗传入寝殿,尽远睁开双眸,眼睛虽然浮着薄薄水雾,却是十分清醒。

       转过头看见年轻的帝王仍在熟睡,回想到对方过了子夜才回到寝殿睡眠,心头微微泛上心疼。

        他俯下身在对方额上落下一吻,随后便小心翼翼地放轻动作下床,打算更衣梳洗。只是还未待他掀开被子下床,一只手就又把他从坐姿扯回躺姿,霸道地揽进怀里。舜温暖的体温在背后传来,令人心安。

         “让我抱多一下,就一会儿。”帝王少有的撒娇令尽远一愣,随后无奈地轻笑出声:“就五分钟。”

         “唔……”得到一句含混鼻音作为回应,尽远便当舜默认了他的提议。心底默数的时间走到尽头,他轻轻挣开对方怀抱,手却被紧紧抓住。

           “舜?”尽远疑惑回头,正正对上帝皇清醒锐利的眼,只见舜的凤眸微弯,嘴角略略勾起露出一个邪气笑容:“尽远,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做,你总得给我一个补偿吧。嗯?”

          尽远本就脸皮薄,更是被他上挑的尾音刺激的耳尖都泛上红。他急急道:“别闹,今天有新兵检阅我必须到场。”

         好看的凤眸泛起一大片潋滟水光,舜收起笑容眸中带着委屈再度开口:“我是认真的,你真的要这么伤我的心吗?嗯?”

          上挑的鼻音加上了委屈意味便令尽远心底泛上心疼,随后帝王便带着阴谋得逞般的笑容迎上尽远靠过来的唇。

          “早安,我的王后~”

          “闭,闭嘴!”

            看来今天的早上,是一如既往地美好呢。